一木啊 作品

第两百五十六章 许辞兮醒,文明启动。

虞良再次按动尾椎骨,但这次头骨的口腔中并没有射出那次充满内齿的次生腭。

嗯?

什么破枪?

只有一发子弹?

虞良心生诧异。

虽然他觉得正常生物的口腔内部不会有太多的次生腭,可这毕竟是一把用来攻击和杀戮的装备,一件武器,这种只能射出一发子弹的设计很不合理。

武器的本质是伤害,伤害追求的是高效,而他只在这把枪身上看见了浪费和低效率。

等等。

虞良走上前去,定睛看向次生腭的根部,那里有一个骨节的突起,而凸出部分的顶端有一个针眼大小的洞。

他伸手拉了拉次生腭的尾部,内齿咬合得很死,他拉不动,于是便按动一下尾部的骨节突起,那些内齿顿时收进骨骼中,次生腭也被虞良所回收。

这不是枪。

虞良若有所思,他发现次生腭的重点是咬合,内齿中也并非有毒素等破坏性物质,这说明这把武器的作用并非是杀伤。

如果要培育生物材料作为子弹的话,类似豪猪身上的那种棘刺或者牙齿会是更好的选择。

稍加寻找,虞良便从脊柱上寻得一个磨润的骨钮,按下骨钮,一条细筋从头骨的口腔中伸出。

他将细筋头上的骨扣挂上次生腭末梢的洞眼,再按一下骨扭,脊柱上成列的棘突依次向后摆动,随着随后一个棘突“咔”的一声就位,细筋也拉着次生腭重新进入三角锥头颅之中待命。

“这玩意儿……原来是个鱼叉枪?”李花朝惊讶道,“士兵上战场就给你个鱼叉枪?”

“嗯,看起来‘他们’想让我捕捉活体,而不是直接杀死目标。”虞良完成了这把枪的简单组装,便对它的作用有所猜测。

三角锥头骨、颈椎和脊柱紧密连接在一起,浑然一体。

他的右手扣在尾椎的扳机上,左手抬起颈椎的骨头,让头骨的口腔对准自己的前方。

骨枪造型怪异,它不靠火药驱动,全靠骨内仍保存完好的神经网络驱动,通过非条件反射来下达指令,射出次生腭咬住猎物。

虽然不算是武器,但现在他也只能依靠这玩意儿来防身了。

既然要让他捕捉而非清剿,那这隐藏于基地内的怪物应该也不会太难对付吧?

虞良心里有些没底,他知道自己的安慰只是一厢情愿。

或许对“他们”来说,十个蛋生人也比不上一个怪物活体来得重要,所以才不会分发更具伤害力的武器。

不过……

那只是“蛋生人”的任务而已,不是他的任务,他可不会心甘情愿地任“他们”操控。

借着瘤状节突的光,虞良沿着这条走廊一路向前。

这条走廊上非常安静,他听不见一点多余的声音,这黑暗之中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他手中的光束只能照亮面前一小块区域,由于光线并不太明亮,所以他不能在第一时间看清被照亮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血肉构成的墙壁在极其缓慢而规律地起伏着,就像是进行着呼吸。

压抑的气氛在无形中传播开来,虞良的心头难免蒙上一层阴影。

黑暗之中,全都是未知。

未知全貌的血肉文明,未知方位的某种怪物,还有未知存在的根源怪谈。

现在的他还不能解锁自己的能力,只能靠着这副蛋生人的身体和手中仅有一发弹药的骨枪来执行任务。

血肉系根源怪谈……

原本倒是不怕这个,但现在这状况怕的恰恰就是这个。

若是有衍生的怪物潮什么的,那肯定是要折在这里了。

走廊绵延而去,虞良很快便走到一处空地。

血肉走廊到此为止,取而代之的是类似于灰土堆砌的结构,骨质的地面上有经脉状的藤蔓浮现,其中似乎沉积着某种液体。

这些“藤蔓”看起来类似于血管,它们浮出地面的场景就像是瘦子的手背,表面青筋暴露。

空地中央有一张躺椅,躺椅是由某种虞良不认识的材料制成的,兼具硬度和柔韧性,他确信这不是金属,大概是从某种生物体内提取出来的东西。

躺椅的“头部”上方天花板有几根带骨刺的管子悬垂下来,躺椅另一边的地面上同样有带着相同骨刺的骨桩。

这是要他躺上去?

虞良看着那锋锐的骨刺缓缓摇起头,他希望这玩意儿最好不是为他准备的。

再看另一端,空地对面的墙壁上有着一个半人高的凹槽,隐约呈椭球形状,上下各有两根带有垫片的黑色管子。

凹槽内部还有一些特殊的黑色纹路,笔触较粗,连绵到凹槽之外,将整片墙壁连接在一起,甚至还延伸到墙壁之外的更远处,然后“沉入”墙壁之内,隐藏起来。

虞良稍微后退一步,将手腕的光束照向墙壁,然后观察起整面墙壁。

他下意识地觉得这墙壁上的纹路是某种壁画,可能会有某种预示,但似乎并非如此。

纹路有种机械的排列感,并不是在刻画、描述着什么。

而当他的光束照向凹槽时,凹槽内管子的垫片便反射了一些光线,晃了虞良的眼。

金属?

虞良心生诧异,忍不住上前摸了摸,从手感确认这就是金属。

这也是目前为止他第一次遇到金属材料的制物,只是很小一块,而且上下两端的垫片颜色并不一样,一端是银色,一端是褐红色。

他研究一阵,然后探头进入凹槽内部,观察起凹槽里侧那更细密的纹路。

“啪——”

清脆的声响传来,虞良感到天灵盖上被什么东西一震,他心中一惊,抬手打掉落在头上的东西。

他退一步,看向那东西。

是那带着金属垫片的管子。

由于他上半身进入凹槽,头顶的管子便自动吸附到他的脑袋上。

等会儿。

虞良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摸向自己光秃秃的头顶,从手感回馈可以感知到,那上面同样有两个垫片,与管子末端的金属垫片相对应,这也是它们会彼此吸引的原因。

他看向凹槽下方的那两根管子,似有所思,于是抬起脚看看脚底板。

果不其然,脚心也有垫片。

也就是说他应该坐进凹槽,将自己头顶和脚底连接上这四个垫片?

没有文字说明,没有图像解析,但这其中有明显的关联性,血肉生物文明的科技产物同样有极高的贴合度。

所以这是要给他新的道具?

带着这种隐隐的期待,虞良坐进了凹槽之中,然后伸手将头顶和脚底的管子接上自己的身体。

“叮——”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个声响穿透他的大脑,从天灵盖传到脚底,虞良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通透了。

然后他便失去了所有意识。

——

他试图睁开眼睛。

身体上传来的浮沉感让他觉得有些熟悉。

虞良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伸手砸破周围的蛋壳。

蛋液倾斜而出,他第二次爬出蛋壳,躺在液体形成的小水泊中泡了一会儿,等待体力变得充盈。

他死了?

他死了。

第一条命。

第一个蛋生人。

在他的手上只活了大概半小时左右就死了。

而且还死得不明不白……

不对,貌似是他自己作死。

可是为什么?

怎么死的?

虞良有些想不通,刚刚那个空地那个凹槽,没道理要杀死他啊。

如果凹槽危险,难道不应该备有警示符号吗?

如果没有危险,可他确实因此死了。

难道是因为“亵渎”了那幅类似于纹路的壁画而受到惩罚?

虞良在心中叹口气,为此感到不值。

他作为这个文明的工具人探索者,居然死得如此草率,这就浪费了第一条命……

“这就死了?”李花朝同样感到惊讶。

没活过半小时,这种事放在虞良身上还是挺少见的。

“嗯。”虞良简单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他需要时间来充盈自己的体力。

第一条命近乎浪费,他感到有些遗憾。

等会儿。

突然间,虞良瞪大眼睛看向排列起来的那些巨蛋。

碎掉的蛋有三个!

除去他这条命消耗的两具蛋生人身体,还有一个谁出生了!

就在他离开育婴室的这段时间里!

会是许辞兮吗?

虞良转过脑袋环顾四周,这个人并没有留在育婴室,他(她)同样离开了这里,而且大概率没有选择他的那条路,否则他们应该会在血肉走廊尽头的空地相遇才对。

选择另一条路吗?

如果是许辞兮的话,在看见他留下来的记号,很可能会跟上来先会合,但这个蛋生人并没有,他(她)选择从另外一条路离开,并且避开了他。

是另外的玩家还是另外的生物?

虞良的内心阴云密布,但他并没有停下动作,他先是爬到稍微干净一些的地方,然后和之前一样用“沐”字符洁净身体。

从物品栏中取出第二套衣服穿上,这次进入怪谈世界他只带了两套衣服。

育婴室之外只能使用这种没有特殊力量的事物,而他的物品栏几经更新换代,早就不带这些普通道具了。

弩。

对了,还有弩。

这鬼地方还是能使用弓弩的。

虞良记得自己当时将弓弩丢给了李花朝,于是他便询问道:“那几把弩呢?”

李花朝则是眨眨眼道:“没带。”

他赶在虞良说话前又补充了一句:“之前有陆明哲在,谁还玩儿弩啊,‘破’字符不比弩射得远射得快射得准射得猛?”

虞良:“……”

你一个猎人把弓啊弩啊什么的都丢了,我都不知道你在玩些什么。

真把自己当驯兽师培育家在玩儿了?

“那伱物品栏那么多格……”虞良又继续问道。

李花朝则是不假思索地回道:“装满了啊,要是没装满我还是会带上弓弩的,没事儿玩玩也挺好玩。”

“装了什么?”虞良记得没让他拿那么多东西吧?

“五五开戒指,一套十全大补戒,金属勺儿,两副棺材,两把餐刀,兔柚的腿,能竖中指的招财手,肉海的脚指甲。”李花朝报出自己物品栏中的东西,然后颇有些无奈地惋惜道,“没了。”

虞良顿时迷惑,前面的东西还算正常,兔柚的腿他还能理解,能竖中指的招财手也勉强有趣,但这肉海的脚指甲?

嗯?

什么重口味。

“肉海的脚指甲?你特么收集这东西干什么?”虞良觉得自己的头上满是问号。

“哦,那玩意儿不是挺大的嘛,我打算以后再熟一点就给面具男做个新面具。”李花朝便说道,“他那个银色面具不好看,肉海的脚指甲可是从灰到黑渐变色的,帅得很。”

虞良:“6。”

他觉得面具男不会想和李花朝“熟一点”。

除非李花朝用火烤。

再等一两分钟,虞良便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已经完全恢复,于是从地上站起身来。

而站起来后他就注意到不远处的骨质地面上似乎被刻上了什么东西。

于是虞良走上前看一眼。

——

兮留。

1

每次只能有一个人进入场景探索,由我们交替进行,对方死亡或是耗尽能量才会进行切换,如此交替往复。

一共三十枚蛋,我们一人有十五枚。

你的牺牲有意义,基地启动了。

这一层是蛋舱,门开过一段时间后就会锁死,无法从外面开启。

蛋人注定有去无回。

我去下一层看看。

下一次轮到我的时候,我会写下这一次探索的发现。

“哦,那蛋是许辞兮咯。”李花朝恍然大悟。

“嗯,我们交替出去探索,每次只会启动一枚蛋生人。”虞良也看懂了许辞兮这段文字的意思。

这里一共有三十枚蛋,每次只孵化一具蛋生人并注入玩家意识,命其出去探索。

第一次是他,第二次是许辞兮,现在第三次又是他。

上一次许辞兮出去探索了,并且死在了基地里,所以轮到了他。

也就是说,他感觉自己下一秒就醒了,实际上度过了很长时间?

他看向许辞兮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许辞兮会在第二次轮到她的时候写下第一次探索的发现。

虽然有延后性但也没办法,毕竟她无法保证自己能成功回到育婴室并记录下第一次探索的发现。

想要记录,只能等下一次轮到她苏醒过来。

而虞良也学着她的样子用骨刺在地上刻字。

——

良2

我出去看看。

“这么短?”李花朝讶异。

“有什么办法,上一次只活了半小时,我压根不知道什么情况。”虞良无奈。

“她不是说你的牺牲有意义吗?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出去看看。”李花朝则是对“基地启动”产生了好奇。

虞良便走出育婴室。

外面已经不再黑暗,血肉走廊上浮现出不少瘤状节突,照亮两条路。

虞良若有所思,他沿着自己上一次的路走到那个空地,面前的景象印证了他的判断。

墙壁上的纹路不断有光点流过,它们的路径是固定的,似乎在将什么东西传递出去。

而墙壁上的凹槽里,他看见了一个蛋生人蜷曲着身子缩在里面。

头上连接着两根管子,足下连接着两根管子。

那就是他。

第一次苏醒的他。

虞良的心中做出判断。

是工具人。

也是“电池”。

墙壁上的纹路就是电路图。

“他”作为电池,启动了基地。

(大家有什么脑洞或者是想看的生物血肉科技工具,可以发出来,我可以加入这一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