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茶小哥 作品

第四百零四章 天赐理由

十几年前,陶子雄在龙国南方,尤其是港岛,借助一双神目,便已经有了真人的称呼。

座下更是有风济钟这样的天才弟子。

要知道,风济钟都被誉为南派道法第一真人,陶子雄的实力便更加毋庸置疑了。

只不过因为一些事情,他最终选择离开了龙国,而是来银都国清修。

这几年中,陶子雄更是将神目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目光杀人,成为了银都国近乎至高无上的高位者。

更是化名银都名哈赞拉奥。

他看向卡梅,轻轻一笑。

“卡梅,很意外吗?”

卡梅点头道:“是,我不明白,师父几年未出寺院,为什么可以猜到?”

“呵,卡梅,你可知……风济钟在老夫眼中,是怎样的角色?”

卡梅一愣:“应该是您的骄傲,他无疑是您座下弟子中最强的一个。”

闻言,哈赞缓缓摇头。

“不,是逆徒,是老夫想要杀掉的人!”

“什么?”

卡梅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要知道,风济钟师承哈赞,早已是传遍东南亚的事情了,所有人都认为风济钟是最令哈赞骄傲的弟子。

“他曾是我最得意的门生,但他背叛了我,你可知我为何离开龙国,而来到银都?”

说着,哈赞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当年老夫看上了锦渔岛,那个天然滋生道法之地,若是在那里建阵,可享受海天助力,修为倍增,但可惜……老夫晚了一步。

在老夫想进入锦渔岛的时候,风济钟已经借着在中海的影响力,被官方允许了占用锦渔岛,老夫曾尝试叫他将岛让给我,却遭到了严肃拒绝!”

闻言,卡梅双眼圆睁:“什么?可是师父,您的实力不应该在他之上吗?”

哈赞摇头而笑:“的确,道法的比拼,徒弟怎会是师父的对手?可他借锦渔岛布下海王阵、灭虚阵,老夫虽可击杀风济钟,却无法破那二阵;

后来,我请缅国神师阮康与我同战风济钟,却不曾想在东岛海域的灭虚阵简直像是地狱,最终神师阮康死在阵中,而老夫重伤,只得逃至了银都。”

“原来是这样……太惊人了,灭虚阵竟如此强?”

哈赞笑叹:“老夫不把风济钟当回事,一样不把灭虚阵放在眼里,可却不知……他借锦渔岛风水竟将实力提升了一倍,灭虚阵难破!”

说完,哈赞微微扬起头,看了看不远处那尊金佛。

“这近十年我在银都,只做了两件事,第一件是提升道法、修炼神目,二……便是思考如何破那锦渔岛之上的灭虚阵!”

卡梅道:“那师父可有办法?”

哈赞缓缓点头:“已有破阵之法,可最令老夫无奈的是,当我已经准备好去破灭虚,击杀风济钟时……却出现了一个颜羽将他击杀,你可知老夫是什么心情?”

卡梅摇了摇头。

“老夫在银都十年的努力,白费了……”

卡梅一脸尴尬,好像师父真的挺惨。

“师父,那您是否想去夺回锦渔岛?”

似乎在卡梅眼中,锦渔岛本就属于哈赞,即便去抢,也属于夺回。

哈赞沉默了片刻:“击退颜羽,锦渔岛便是我的,一旦在那得天独厚的海天风水内,便再无人是我的对手。”

“可是师父,那颜羽本身是武道宗师,又能破掉灭虚阵击杀风济钟,应该属于道武双修的人物了吧?”

哈赞点点头:“不错,此人不可小觑,道法于武者不同,入门便是天大之难题,但只要破了这道难题,便可突飞猛进,比如风济钟,被老夫点化之后,实力暴增数十倍;

而武道不同,武者入门相对容易,可随着修炼将越来越难,那颜羽若不寻求道法,空难有今日的造诣,这是个聪明人,知道在修炼上走捷径。”

“如此说来……此人天赋极高,不知师父和他的实力谁更高?”

卡梅问道。

哈赞想了想:“我和他应该都是入神之下的最强者,在龙国,被称为宗师境之上的大宗师,若是交手……难分伯仲吧。”

“这……”

看着卡梅的表情,哈赞一笑:“所以老夫是说击退他,而并非击杀,老夫的目的便是锦渔岛,只要夺岛,便是无敌,甚至不出五年,也许便可入神!”

入神!

在卡梅眼中,入神就是传说中的一种实力存在。

师父若可入神……他衷心高兴。

就在这时,卡梅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不由意外。

“港岛冯家的冯霄?他怎么会联系我?”

哈赞一笑:“看来,是上天非要给老夫一个回龙国的理由了,想必事出颜羽,你接吧。”

“是。”

……

房间里,方炎随便找了个理由解释了今天在美皇酒店发生的事情,并答应了梦涵,回国一定安排她和颜董事长见面,梦涵这才离开。

将房门关好,方炎坐回床上,心里想着品牌代言的事情。

毕竟这次出来是代表墨羽公司,总要弄一个明星,也算是给萧语墨一个结果。

“不然就卢美妍吧。”

正想到这里,传来几声敲门。

方炎打开门一刻,正是卢美妍。

“你找我有事?”

“先生,我……”

方炎轻笑:“冯家让你来的吧?”

卢美妍点了点头。

“先生,这里的监控冯家都可以看到,您先让我进去,哪怕我一会儿再出来都行,可以吗?”

方炎自然明白冯家的用意,今天的震慑很起作用,他们在示好。

“进来吧。”

门关闭,对门的猫眼里却看着这一切。

梦涵紧皱柳眉,嘟起小嘴:“好你个方炎,我说你这么急着打发我走,敢情和女明星约会?”

“小墨啊小墨,这就是你最爱的男人,仗着一张小白脸,连卢美妍都被他勾搭了,恶心!”

她本来想冲过去质问,不过想了想,这样的男人不抓到证据他是绝不会承认的。

“好,那我就录下来,让小墨看看卢美妍从你的房间里出来,看她什么反应!”

房里,方炎坐回床上,而卢美妍则拘谨地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不敢近前。

美人计,这不是第一次了,曾经惠康医药集团老总杜文忠曾让她去陪方炎,可她披肩刚落下,方炎便呵斥了她。

此刻……她哪还敢真的陪方炎?

虽早已被这个男人看过玉体,但她心里却无比自卑,她知道,方炎根本不会看上自己。

自己是众人眼中的明星、玉女,但在方炎眼中,也许只是个连陪他睡觉都不配的戏子而已。

“冯国胜让你来的吧?”

突然,方炎开口。

卢美妍点点头:“是,方爷,不,是颜羽宗师。”

“叫什么都可以,冯家那边怎么和你说的?”

方炎道。

卢美妍照实说来。

“是冯国胜的大儿子冯霄给我打的电话,让我来和颜羽宗师……”

“睡觉。”见卢美妍说不出口,方炎道。

卢美妍脸一红,点了点头:“冯霄说……只要能让您和我在一起24小时,我的事情就做好了。”

听到这句话,方炎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这……好像不像是单纯的示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