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惊鹊 作品

第1230章 你吃不少了

江尘御站在门口,看着客厅闹腾的小虎崽子,“江天祉,滚过来!”

  熟悉的叫声,小山君趴在茶几上,一下子就看到了父亲,“爸爸~”

  孩子见到父母总是开心的,小山君兴奋的举着小肥爪,骄傲的朝着他爸爸跑。

  江尘御也伸出大手,握住儿子的小奶爪,“小青龙,阿书,过来回家。”

  两人晃晃悠悠的走到舅舅(叔叔)身边。

  何助理也抱了一个娃,江尘御抱了一个,看着自己的宝贝蛋儿子,眼巴巴的看着他,他也抱起来儿子。

  小山君开心了。

  江尘御眼神瞪着那一对小情侣,“谁给她俩创造的机会?”.ghxsw.com

  宁儿怂唧唧的横跨了一步,藏在了男朋友身后。

  江苏:“啊?啊!我,我了。”

  江尘御扫了眼侄子,没好颜色。他抱着儿子,“走了。”

  小山君嚯嚯了一天,他挥着小手,“叽叽再见。”

  走了几步,小山君又喊,“哥哥,宝再见。”

  江苏独自将人送到电梯口,江尘御看了眼他,关上了电梯。

  回到家中,江苏仰天长啸,“世界安静了。”

  他看着一边的女朋友,“丫,跟我来卧室,咱俩聊聊。”

  宁儿在餐厅不过去,江苏:“怎么想在餐厅聊?”

  他拽着女朋友去了卧室,关上门时,还能听到江苏的一声,“锅甩我身上了?”

  “小苏哥哥~你说聊天的,你别解我衣服扣子。”

  江苏:“我说的聊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

  “就是聊天呀,小苏哥哥,你别~你不是说你累了嘛,不要~”宁儿软绵的语气隔着门传出。

  江苏好似得逞了,他抱着宁儿,亲吻,“这种事,是个男人都不会累。”

  他啃着宁儿的嘴巴,“背锅不得给我点好处。”

  宁儿被推到了床上。

  江茉茉把古小暖送到了江家,“暖儿,是这样的,姐妹情比金坚,但是有句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不报仇。”

  古暖暖:“……你就说一句,你要抛下我逃跑就行了。”

  “哎,是这样。”

  古小暖:“……”

  江茉茉车刚掉头,苏队的车挤上去,“去哪儿啊?”

  “苏哥?”

  五分钟后,姐妹俩并排走了回去。

  江老拿了一把瓜子,吃着看着,磕着吃着。

  小山君被爸爸抱在怀里,哭咧咧。

  他一天没见爸爸了,在车上想的不行,抱着爸爸亲了好几口。

  本以为爸爸好爱自己,结果回到家,去了书房一趟,出来屁股蛋就疼了。

  好在,这次是给爸爸抱在怀里哭得。

  江尘御还带拿着抽纸,给儿子擦鼻涕。

  姐妹俩回去了,脸上的彩妆都没洗干净。

  小山君哭着让妈妈抱,小青龙也一天没看到妈妈了,他迈着小碎步过去抱妈妈腿了。

  苏凛言把他拉走,他还得去抱妈妈。

  “哪儿,呜呜,抱宝唔哇~”他爸又打他。

  古小暖心虚。

  客厅,还能听到江老嗑瓜子的声音。

  江尘风下班了,江老热情的递了把瓜子,"来来来,暖娃子和我那活该闺女不知道又干啥了。快,又罚站了。"

  江尘风不敢多看了,“我去楼上给爱华打个电话,问问什么时候回来。”玩儿的时间够久了。

  四个男人都想老婆了。宁董也不看儿子,宁可在公司给老婆打电话粥,“老婆,什么时候回来啊?”

  古暖暖抱着儿子,替他擦擦眼泪,母子俩控诉的看着丈夫。

  江尘御又看了眼妹妹,江茉茉脸侧过去,看着那对父子。

  “凛言?”

  “好。”

  两个男人如今也达成了默契,话没说,却全理解了。

  于是,江尘御搂着抱着他家的俩上楼。

  苏凛言也牵了一个走了。

  楼下客厅瓜子吃到一半的江老,“嗯?咋,完了?”

  ……

  卧室,江尘御气的来回走路。“那双袜子江天祉给我扔马桶里了?”

  小山君回头看着爸爸,咋又点他名字。

  古小暖:“老公,你别知道了,你知道了心里就该膈应了。不知道还能装个糊涂,安慰自己没穿过。”

  江尘御:“那好,说你的事。不让你去暗桩,你去凑什么。黑卡那么重要吗?我说了我给你,你要是真的想进入那个组织,我,我想办法让你进去行不行?”

  看着盛怒的爸爸,小山君也不哼哼哭着撒娇了,他小脸看着妈妈,这次是老妈把爸爸惹毛了。

  偏偏古小暖是个犟筋,她摇摇头。

  “后门又合上了?”江尘御厉声问。

  小山君看着爸爸。

  古小暖说:“那也不能老打开呀,别人看到了就该说我不是靠本事加入的。”

  小山君又立马看着妈妈。

  江尘御双手掐腰,“靠美人计,还不是靠本事?”

  古小暖咬舌,“那,有本事也不能滥用呀~”

  “古小暖!”

  小山君包着小嘴唇,眨眼,好奇,倾听八卦。

  江尘御看着小虎崽水灵灵的眼眸,看爸妈。

  他得让自己冷静冷静,转身走了。

  小山君看着爸爸关门出去,他回头,“哪儿,爸爸走啦~”

  古小暖扭头也看了眼紧闭的门口,放下儿子。“崽儿,妈妈给你分享个事儿!”

  她开心的拿出自己的白卡,“当当,看,厉不厉害?”

  小山君垫着小脚从妈妈手中拿走白卡,打算放口中感受一下口感,古暖暖赶紧抽走,“这可是妈妈的宝贝。”

  小山君吃醋,他喊:“宝是妈妈宝贝”

  “你也是宝贝,你是心肝宝贝。”亲了口儿子,小山君又喊了声,“爸爸走啦。”

  “没事,妈一会儿去哄你爸。”

  母子俩在房间亲厚了好一会。

  晚上吃饭。

  江尘御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偶尔给江天祉的小嘴中喂吃的,古小暖:“老公,我想吃糯米藕,但是够不到。”

  餐桌上安静。

  由于江尘御平时吃饭都会给妻儿夹菜,多多少少都会有这个动作。

  今天好像没夹菜。

  古小暖开口了,众人都看着江尘御的手。

  他咽了下唾液,伸长胳膊夹了块木糯米藕放在妻子的碗中。

  小山君见了,“爸爸,还有你宝。”

  “你吃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