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惘的小羊羔 作品

第683章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在众多曾经声名赫赫的诸侯国纷纷被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卫国却奇迹般地躲过无数次灾难,生存到了秦国统一天下之后,到秦二世时才灭亡。

究其原因,后世人们都认为这是因为卫国多贤才,就像“燕赵古来多康慨悲歌之士”一样,“卫地自古多君子”。

历史上的孔子周游列国十四年,其中在卫国长达十年,也就是因为卫国有很多和他性味相投的“君子”。

庆忌的叔祖父季札曾经周游列国,以其远见卓识闻名天下,他在卫国得出的结论是“卫多君子,其国无患”……

庆忌能认同这一结论吗?

能!

因为历史上的卫国却成了生存时间最长的诸侯国之一,立国前后共计838年,传三十五代国君。

从康叔立国时,定都朝歌,到卫成公迁都帝丘时,占卜说可以在这里立国三百年,后来帝丘(卫迁于帝丘即改名濮阳)果然成了卫国的福地……

“宋公,卫多君子可能无法强国,却未必不可存国。”

庆忌澹澹的笑道:“以寡人观之,中原人杰地灵,豪杰辈出,只是国君没有知人善用之能,故而不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卫多君子,宋何不多贤才?”

“……”

庆忌的这一番话,让子栾的心里颇为难受,脸上的神色,更是有些复杂。

为何?

因为庆忌所言不虚。

自古以来,地处中原的宋、卫等国,从来都不缺贤才,君子甚多,文化学术很是鼎盛。

治国之才,也是不在少数的。

且不说后来的商鞅、吕不韦,现在最出名的,莫过于计然、孔丘、老子等人。

孔丘而今出任吴国的右丞相,老子也是吴国的太傅,位居三公。

计然更是吴国的太宰,声名显赫,闻达于诸侯。

孔丘的祖籍是宋地,老家是鲁国,这且不说,计然却是实实在在的宋国葵丘濮上人,老子等同。

卫多君子,宋国又何尝不是?

宋国是交通水运中心,素有“八水过宋”之称。

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人文环境,以及深厚的殷商文化底蕴,使宋国成为春秋时期百家争鸣、思想家辈出的中枢之国!



老子是陈国苦县曲仁里人(已为宋国所占领),而此地距商丘不足二百里里,两地地缘相接,属于“zhong华圣人文化圈”范围之内。

还有墨子、庄子、惠子、禽滑厘、倪说、宋钘等人,皆出自宋国!

可想而知,中原之地,文化多么繁荣昌盛。

这是得天独厚的条件,而非是如吴国一般,由庆忌人为打造的。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方命厥后,奄有九有。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

就在这时,舞台上又响起了一片悠扬动听的歌声。

伴随着编钟、鼓、琴、瑟等多种乐器的奏鸣,歌喉动人的美人,在那里哼唱着古老的诗歌。

《商颂》吗?

庆忌不禁眯起了眼睛,若有所思。

要是他没有猜错的话,这首诗歌,应该是流传甚广的《商颂·玄鸟》!

“龙旗十乘,大糦是承。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四海来假,来假祁祁。景员维河。殷受命咸宜,百禄是何!”

玄鸟属于宋国(殷商)的国家图腾,好比吴国崇尚龙、凤。

玄鸟是一种神话中的神鸟,出自《山海经》,玄鸟的初始形象类似燕子。

北海之内有山,名曰幽都之山。

黑水出焉,其上有玄鸟、玄蛇、玄豹、玄虎,玄狐蓬尾。

相传,契的母亲简狄,是帝喾次妃,契为简狄所生,那么帝喾自然是契的父亲,商的始祖。

话说简狄在郊外,因吞玄鸟之卵怀孕而生断乘去下商契。

这就成为后人所谓玄鸟是商祖先这乎项删婚一传说的根据。

殷姓子氏,祖以玄鸟子也。

现在宋国的都城商丘,原本就是寓意深远的一座城邑。

这是中原远古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商”先以族名,后为地名,“丘”被假借为废墟之意。

所以,是商氏族由于在此长久居住,后来迁徙,后人便称商氏族居住的废墟之地谓商丘。

商人的祖先契因帮大禹治水有功,被封在商,其氏族为商。

夏朝建立之后,商氏族是夏的臣属。

商部族随着势力的强大,便逐渐产生问鼎之心,虽然表面上臣服于夏,暗中却在夏的周边发展势力……

当然,玄鸟不一定是燕子,也有可能是凤凰、孔雀演化而来。

不过庆忌看着现在宋人的旌旗服饰,基本上属于燕子的图腾……

“呜——呜——呜——呜——”

伴随着一阵充满肃杀之气的号角声,嘹亮天穹,数以千计的宋军将士,便横陈在雎水河畔,等候着庆忌以及宋公子栾的检阅。

饮宴过后,子栾就邀请庆忌跟自己一起检阅三军。

当然,子栾此举,可不是在给庆忌一个下马威。

毕竟吴国的军队自庆忌继位以来,连年征战,吞楚灭越,勘定西南,为吴国开辟了方圆数千里的广袤疆土……

论战力,子栾自认为承平日久的宋军,是无法跟吴军相提并论的。

生逢乱世,子栾算得上是一个有作为的国君。

只是迄今为止,在位二十余年的子栾,在军事、外交上可谓是毫无建树……

不久前,宋军还在老丘吃了一次败仗。

《左传》记载定公十五年,郑罕达败宋师于老丘!

为何?

因为宋国一直以来秉承的国策,就是以晋国为宗主国,向晋人称臣纳贡。

自晋国内乱爆发后,齐国、郑国、卫国,甚至是周王室都纷纷参与中原大战,帮助范氏、中行氏一起抗击晋军。

还是没有改变外交策略的宋国,自然是要遭到郑人的讨伐。

不过,也可想而知,现在的宋军战斗力并不强。

子栾(宋景公)也称得上是一个善于隐忍之人。

到目前为止,宋国屡次被晋人侮辱,子栾还能忍气吞声。

就庆忌所知道的,在这二十余年间,宋国所经历的战事,就两场。

一场是在不久前爆发的郑宋老丘之战,另一场则是发生在四年前的萧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