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桔子 作品

第一百五十三章 狮子大开口

电话是陈述打过来的,对方自报家门后,姜离只是神色淡淡地应了一声:“是我,姜离。”

然后将手机放到茶几上,开了免提,然后打开ipad,漫不经心地点进去一个视频软件,首页推荐正好是粉丝剪辑出来的商陆比赛时候的画面。

陈述心情忐忑地拉下面子打通了姜离的电话,却只收到十分冷淡的态度,面子上有点过不去。

他轻咳一声,示意姜离听自己说话,姜离余光扫向手机的屏幕一眼,又轻车熟路地点进去首页推荐的那个短视频。

声音外放,bgm节奏明显,节点分明。

视频画面中,商陆俯身在摩托车上,双目灼灼有神,紧盯向赛道插了旗帜的终点线,张扬的眉目间写满了势在必得。

像猎鹰瞄准猎物,像野狼蓄势待发。

强而有力的荷尔蒙和性张力仿佛要冲破镜头。

每一帧的画面,都完美卡点。

陈述听得脸上一白,知道姜离这是在故意报复自己先前放了她鸽子。

他又轻咳一声,皱眉拉下面子继续说明自己打电话过来的本意:“是这样,我打这通电话过来,是为了关于汇知和华盛的合作。”

姜离微不可察地挑挑眉,沉声提醒他:“不好意思,你应该记错了,华盛与汇知从未有过任何合作。”

陈述一噎,嗫嗫嚅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之前因为苏偃开出的十分诱人的条件,又加上自己有意与苏偃联姻扩大势力,他才擅作主张临时推掉和华盛的合作,转而奔向苏偃。

而现在不过是一夜之间,他这边已经为这次合作投入了巨大的资金,苏偃却临时单方面宣布中断合作,撤销投资。

任凭他求爷爷告奶奶,也没办法让对方收回决定。

陈述无奈,只能退而求其次,另寻其他合作商。

然而他到底还是低估了华盛在圈子里的影响力,因为他之前放了姜离鸽子这件事,不少合作商直接将他拒之门外,商氏集团更是直接放话,拒绝接受与汇知的任何合作。

同时间得罪了两个集团巨头,陈述这才不得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悻悻地给姜离打了电话。

他私心以为,姜离如此大动干戈对汇知出手,可见这次合作对华盛的重要性,只要他稍加恩惠给对方,就能轻而易举完成这次合作,获得华盛的投资,以周转汇至业务的正常运行。

然而姜离的态度实在过于冷淡,让他有点拿捏不准。

陈述额头冒汗,讪讪地赔笑着:“您这话说的,之前都是公司的实习生不懂事,给您传错话了,让您白跑一趟,又影响到我们双方的正常合作……”

姜离冷哼一声,指尖点在ipad屏幕上,将视频收藏,又顺势点进去播放下一个。

“一个合格优秀的企业,是不会将自己的责任,全权推及给不懂事的实习生的。”姜离半点面子也不给他,单刀直入,戳破他的谎言,“陈先生,如果没事的话,我要挂电话了。”

“别别别,姜总!”陈述连忙叫住她,“姜总,您说的对,您说的对,之前确实是我目光短浅,食言在先,这是我的责任,我的责任。”

姜离神色淡淡,不发一言,等着他的下文。

“为了我们双方更好地合作,您可以开个条件,只要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我都可以答应。”

姜离屈指,将视频暂定,握起手机向后靠着沙发

左手搭在起司酱的脑袋上,慢条斯理地顺着它耳尖的软毛。

起司酱一身白毛,柔顺又长,被商陆和姜离打理得很干净,撸起来很顺手。

“汇至再让利七个百分点,合作就可以继续。”

“简直胡闹!”陈述被姜离的狮子大开口惊到了,反应很剧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么很抱歉了。”姜离不以为然地歪了歪头,商陆从厨房走出来,将一小块自己炸的薯条递到她嘴边,用口型比示道:可以吃饭了。

姜离张口咬下,商陆弯腰低头咬住另一段,又趁势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姜离回瞪他一记刀眼,挂断电话,左手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商陆眉眼含笑,从她怀中抱过起司酱,带它去吃饭。

十分钟后,陈述又再次打过来电话。

这次姜离没接,悠哉哉咬着商陆所谓的八宝饭,听着商陆聊起从前在车队的一些趣事。

陈述似乎很有耐心,一次不接,隔了五分钟,又打了过来。

商陆收走姜离面前的餐具,扫了一眼她放在手边的手机,笑着问:“怎么不接电话?”

“不着急。”

反正资金周转不过来的,又不是她。

姜离单手撑着下颌,心情很好地打量着商陆。

今天阳光很好,一改前几天干冷多云的天气,温度又开始有了回升。

阳光穿过枯败的枝梢,从大而明亮的落地窗投射进来,照落在商陆背部与胳膊上紧实的肌肉上,轮廓与阴影分明。

一半明媚向阳,一半阴影背阴,

像一件十分完美的艺术品。

姜离将牛奶杯也递给他,在他从身边经过时,迅速伸手到他的围裙下,在他的腹肌上摸了一把。

商陆身形一顿,偏头看她,姜离十分镇定地信手拈了颗车厘子放到嘴里,慢条斯理嚼着。

明明做了坏事,眼神却清亮又坦荡,像一面照妖镜。

照得人心生杂念。

商陆“啪”地将刚拿起的牛奶杯放回到桌上,左手臂越过她的肩头,撑在她的身侧,右手掐着她的脸颊,笑得咬牙切齿:“姜铁蛋,又调戏我是不是?”

“我付了钱的。”姜离对他的“威胁”无动于衷,反而得寸进尺地仰头,伸手搂着他的脖颈让他低头,“我是金主。”

“金主是吧?”商陆挑挑眉,作势就着她的力道要将她抱起,“行啊,那我可得好好伺候金主满意是不是?”

“已经很满意了。”姜离笑着推了推他的脖子,陈述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她捧着他的脸颊在他的唇上亲了口,“你先去洗碗,我接个电话。”

“现在知道投降了?”

“没有投降,只是要接电话。”

姜离嘴硬不肯认输,商陆早就被她各方面吃得透透的,哪怕知道她好胜心强不肯低头,也不在意,低头撞了撞她的额头,才起身端着餐具重新回到厨房。

姜离接通电话,对面陈述妥协的声音传来:“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