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D唐 作品

78 章 第二首歌:最美的太阳

“对对,有道理。”

见下属老徐一副受教的表情,关飞马笑的更开心。

话匣子有点收不住。

“虽然我不懂演戏和唱歌,但做生意多少懂一点,只有双方相互有需求才会发生交易。”

徐伟达认真倾听,不时点头。

“你认真听过黄有礼的蓝莲花么?”

“听过。”

“街边流浪的乞丐自由吧?”

“自由,绝对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但你愿意要那种自由吗?”

嗯嗯,徐伟达不停摇头。

谁愿意当乞丐,脑子进水了。

“所以咯,所谓的自由,必须要建立在财富自由的基础上,否则毫无意义。

他唱过《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像我这样的人》,这两首歌加上他的采访看出他对名利的追求。”

关飞马是一个精通人性的商人。

认真观察后得出结论。

黄有礼有野心,有对名利的渴望。

拒绝咕叽的合同,只是咕叽要的太多,给的太少。

并不是他不愿当明星,否则何必来参加选秀。

“我们不能把人当成奶牛,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现在他充满野心想干大事,我们可以提供优厚的条件,让他出名赚钱,难道他还会拒绝?”

“高,实在是高!”

徐伟达满是兴奋地竖起大拇指。

似乎茅塞顿开。

至于几分真几分假,外人不得而知。

场上,抓取实时人气榜单后,第一轮pk结果已出。

没有意外,黄有礼稳居第一。

牛仲盛、恒星、吴靠北分列二三四名。

吴靠北首先淘汰。

他按照惯例,眼睛泛红发表感言,感谢粉丝们的鼎力支持。

然后感谢导师贾子谦的悉心指导,最后是节目组。

只不过下台时,吴靠北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脑子里仍像一团乱麻。

“为什么我又淘汰了?”

连续两次倒在三强的门槛,叫他十分尴尬,面上无光。

虽然有粉丝举着灯牌喊出他的名字,依然觉得如芒在背。

但哪怕再尴尬,他也不放过这次机会。

对吴靠北来说,能来总决赛便是赚到。

来了,还有赢的机会。

不来,永远没有冠军的命。

面子这种的东西,在冠军前算得了什么。

“可惜,可恶。”

他坐在嘉宾席上,脸上有落寞之态。

望着台上的三人,非常羡慕。

拿到最强之星,公司将倾斜更多的资源,这是可以确定的事情。

幸好黄有礼与咕叽闹掰了,相比而言牛哥赢的几率更大。

“加油啊牛哥。”

“第二轮大牌助阵环节,我们非常荣幸请到了国内知名的摇滚明星,有请锤老师!”

王小小话音落下,滔滔喊声像浪潮一样袭来。

哗哗作响。

老锤背着把吉他,高举双手走上台。

朝着几个方向招手。

“很开心能来明日之星,认识这么多新朋友,因为音乐让我们结缘,而除了音乐,我也无法给到你们什么。

这首《一点也没有》希望大家喜欢。”

他的话,既是说给观众,也是说给三位选手。

摆开架势,音乐响起。

在动感的节奏中,老锤发声。

“我曾走过人山人海

一无所有

……”

黄有礼、牛仲盛与恒星三人,陆续加入合唱。

每个人的音色不同,唱腔不同。

给观众的感受也不尽一样。

加上这轮并不淘汰选手,使得三人状态极其放松,能够放开压力,尽情释放。

5分钟的时间,转眼过去。

“再来一遍。”

“再来一首。”

类似的要求不时传来。

老锤双手合十,不停朝歌迷致谢。

“非常非常好听的歌,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次听我都能从中找到不一样的滋味。

不知道锤老师你认为合唱的三人中,谁表现更好,你手中的两票给谁?”

王小小恭敬地站在老锤左边。

即便每人身前都有立麦,他照样把话筒举过去。

“三个年轻歌手各有各的想法,和他们的合作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至于说票给谁……”

说到这,老锤顿了顿。

目光快速扫视他们。

笑呵呵的表情,叫人猜不透。

“这还用说嘛,肯定给黄有礼啦。”

“每票15万人气值,白白得到30万人气,小黄牛比。”

“不用猜,就是给黄有礼。”

“明摆着是一道送分题。”

“请老锤来毫无悬念。”

因为蓝莲花的关系,刚才老锤对黄有礼的称赞历历在目,所有人都认为这两票的归属失去悬念。

包括选手在内。

牛仲盛抿着嘴,眼角的余光扫过右手的恒星,“只要不给他就行。”

恒星若有感应,同时想到,“30万人气给黄哥锦上添花,关键是牛仲盛。”

两人觉得,本轮大敌不是黄有礼。

然而谁都没想到,老锤的决定出乎意料。

“我决定,1票给恒星,1票给牛仲盛。”

呃,啊!!

台下立刻爆出一阵惊叹声。

王德发,怎么回事?

“有没有搞错,竟然不是黄有礼。”

“我人傻了。”

“我人开裂了。”

嗡嗡的议论声,现场仿佛聚集了几千几万只苍蝇开会。

我擦!

连黄有礼也被晃的不轻,“没想到我被人十动然拒了,没理由啊。”

他脑子差点快死机了。

想半晌想不通。

“谢谢锤老师。”另外一位选手恒星则喜出望外。

1张票代表15万人气。

能白捞15万人气值,简直天上掉馅饼。

“不会是节目组干的好事,想阴掉黄有礼吧?”

角落里的徐伟达,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以老锤表现出的态度,分明很欣赏黄有礼。

但分票的操作叫人看不懂。

“呵呵,估计想给黄有礼负重训练吧。”

关飞马倒不以为意。

反正他签人的决心不变,巴不得冯妮冲冠一怒淘汰黄有礼。

谈判更方便了。

“关总说的对,老锤什么人圈内人所共知,冯妮要收买他不大可能。”

戴月倒倾向于老锤一时兴起,故意为之。

何况他不差名不缺利,冯妮给不起。

除非图人。

“原来是上对抗强度,比赛倒多了点看头。”

徐伟达完全站在吃瓜群众的一边,兴致盎然。

艺人的心理素质强大与否,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特质。

此时的黄有礼,一阵疑惑后心情逐渐平复。

15万人气洒洒水。

对他来说九牛一毛而已。

“没关系,这点压力我能承受的住。”

深吸一口气,黄有礼站定舞台中央。

其他人全部下去,只剩他。

拿起话筒,他慢慢说道:

“今晚的第二首原创歌曲——最美的太阳,你们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