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剑玄 作品

第四百九十五章 老魔头又现

横断山脉,古林树屋,参天大树上,铺就着一片五六丈的平台。

一个年轻人在平台上挥舞拳脚,一招一式间武道之力盘踞,隐隐可化拳影,证明此人武道境界已在中期近后期之境。

“停!”

突然,一声暴躁大喝,把年轻人喝止。

他果然停下,乍一看这年轻人居然没有五官,全身上下就仿佛一个套着人皮的木偶,站在那里,没有气息,没有声音。

这竟是一具人形傀儡!

树屋门口,黑袍老人暴躁抬起魔爪,缓缓攥紧,骂道:“小王八蛋,一年了,整整一年了,武道境界居然毫无寸进,若知你如此不济,老夫何苦取你精血造这一具傀儡,我的魂,啊……”

暴怒嘶吼,跳到傀儡近前,抬掌想一巴掌劈了傀儡。

只不过,刚刚抬掌,老人又舍不得,在平台上来回转悠。

这傀儡毕竟是他耗费了大力气制作而成,其中还寄居着他的一缕魂,视为大用,毁了就可惜了。

“不行,这样等下去,何时能杀了那老王八蛋,小王八蛋,这是你逼老夫对你下手,不给你点颜色看,你这武道境界怎么能有进步……”

说着,带上傀儡,老人瞬间化成一片混混浊浊的能量飘飘而去。

此人正是老魔头,浑天无地牛本圆!

他取走了江瑚一身精血,跑到横断山脉隐藏,炼制成了这一具傀儡,后将自己一缕魂放入傀儡体内,结合江瑚精血,用秘法通过精血与江瑚的一丝联系,让自己的一缕魂慢慢参悟武道之妙。

等到江瑚武道境界提升,甚至破入主道境,浑天无地便能不费吹灰之力,也将武道境界提升上去。

甚至,如此之法,他还能窥视江瑚其它大道道法,只要是江瑚会的,浑天无地都能通过这一缕魂与江瑚精血的融合,悟他所悟。

浑天无地境界修为都要比江瑚高处一个大境界,他施展秘法更是诡秘,绝不会让江瑚察觉什么。

而这就相当于,有一位主道境强者,时时刻刻都在为浑天无地演化大道玄妙,他的提升自然不可思议的快。

只是这一年,江瑚武道境界毫无寸进,等到浑天无地熟悉了江瑚如今的境界,等来等去,就是等不来突破。

浑天无地杀任朗心切,可武道境界没有提升,时刻被道界规则之力压制,他打不过任朗啊。

因此,浑天无地暴怒了,要去找江瑚,刺激刺激这个不着调的人。

而要说此刻的江瑚,诶呦呦……

皓月当空,春夏潮湿,云浓渺渺,似为皓月披上了一层面纱。

密云峰,这是临近帝国东南地区最高的一座山,上至入云,无路登峰。

但,江瑚就是带着蝶珊上了山,坐在山巅,把所有事情抛之脑后,观赏天上那好大好大,并不真实,带着点梦幻色彩的月。

月光变成一缕缕丝丝规则之力,只是被圣武道界主修大道武道之力压制,月华之法显得扭曲断裂,无法感悟。

“这样的月亮虽然美丽,但也只不过是道界规则秩序之力所化,并不是真正的月亮。我在外面的宇宙中看见过,真正的月是一颗星球,表面光滑,因此反射一切光线,那才是真实的美丽,不似现在这般虚幻。”

蝶珊一直都不相信江瑚说的游记,所以江瑚带她来亲眼看,只要看到了她就一定会信。

“你可知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圣武道界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只是位面层次比较高。但是高并不代表它一定会很美……”

江瑚与她说着自己感悟的道理,却闭着眼睛,不去看她。

因为月华下的她,彩色眼瞳动荡着可以吸引任何男人为之疯狂的色彩,清瘦了不少的面孔,伪装出来的英武之色终于褪去,符合她这般年龄的痴迷甜笑,静静欣赏着月色。

“我不信,月亮就在我眼前,我只信我看到的。”可蝶珊倔强,嘴上仍不承认江瑚说的是真的。

虽然,她已能感受到近在咫尺的那月亮的虚假,但她不愿意向这个男人低头。

“那你怎么样才能相信我呢?”被她这种言语激的,江瑚心里不是很舒服。

“带我去看。”蝶珊回答很简单,却是在为难江瑚了。她知道他做不到。

至少两人中,只要其中一人武道境界不破入主道境,江瑚就没法子带她去亲眼见证外面宇宙的神奇壮观,这还不是为难。

江瑚说不出话了,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和这丫头别扭,说不了几句话,蝶珊就要生气。

想起武道境界之事,江瑚道:“可不可以问问,你武道境界到什么境界了,平时没事,咱们俩切磋切磋,交流交流怎么样?”

可蝶珊不信江瑚,道:“别使坏,我是不会上你当的,我虽是入道后期,但我知道打不过你,你想趁机占便宜是吧,瞧你那副色咪咪的样儿!”

蝶珊的手一直握在剑柄上,被一个男人带到山顶看月亮,她当然要防着点。

“唉……”江瑚悲叹,为什么自己就是讨不得她的欢心,多大的怨,自己到底哪儿得罪她了。

道歉都道过好几遍了不是。

江瑚叹道:“算了,等从苍坤小陆回来,咱娘……”

“谁娘?”剑出鞘寸许,蝶珊无法忍受这个轻薄的混蛋。

“是是是,你娘,剑皇陛下。”江瑚立刻改口,接着道:“反正到时候剑皇陛下为我演化武道,两三年内我必定破入主道境,到时候你就见不到我了,所以你可好好珍惜和我相处的机会。”

最最后面这一句话,又是一句气话,专门用来气她。

可蝶珊一时没听出来,只嘲笑道:“哼,你以为武道境界是那么好突破的,两三年,就是再有三十年也不可能。”

“想我母皇武道天赋多好,也是在四十岁时才破入主道境,之后又用了百年时间成就小衍,就你!”

清瘦英武的面孔,一脸的鄙视。

江瑚快要气炸了,他心里本来就着急,现在谈及此事,却被蝶珊说不可能,江瑚不服气。

“拭目以待吧,要不咱俩比比看,看谁先破入主道境,你要是输了……”

话断语,江瑚眼神跳动,准是没怀好心。

蝶珊看着月亮,根本不看他,因为她不想在这么美的景色下生气,把自己气的难受。

“你要是输了呢?”可她也是不平问道。

江瑚道:“你输了就给我当一天小丫鬟,我输了就给你当一天奴才,惟命是从,绝不反抗,怎么样?”

两三年内武道破入主道境,江瑚相信自己行,也一定能。

可蝶珊下的赌注更大:“一天哪里够,最起码一个月。”

“击掌为信!”江瑚伸出手。

啪!

蝶珊毫不犹豫和他击掌,她对自己也有信心,不仅因为武道境界比江瑚高,更因为她还有一位小衍道境的娘。

既然母皇能为这个混蛋演化武道,比亲女儿还亲的自己肯定也有份儿。在这件事情上,蝶珊相信娘的胳膊肘绝对不会向外拐。

事实真如此么?

敬请期待!

看了半夜月亮,最后蝶珊累的睡着了,江瑚只能把她背起来,回住处去。

“别欺负我,警告你!”

睡的迷迷糊糊,蝶珊还言语威胁江瑚,就是睡着了,她的手都不敢离开剑柄。

“唉,看来我给你的印象真不好,这么防着我,用的着吗?”江湖心酸,却也觉得这样挺好。

自己喜欢她,她若也喜欢自己,那岂非是害了她么?

这种事,江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被喜欢的人讨厌,心里难受。但要从自己已经有俩媳妇儿的角度看,又很庆幸。

第二日上路。

江瑚可以不吃东西,一路不停奔走,可是蝶珊不行,她没有那么强大的修为,而且她是个女人,有那么几天确实很麻烦。

正午,停在路边暂时休息,啃着干饼,喝着凉水,蝶珊满脸苦色。

这几天她身体不舒服,可赶路要紧,她一刻也不敢耽搁。

“看你这脸色,都快要变成苦瓜了,反正时间来得及,到了下一个落脚点,歇几天吧。”江瑚是真的关心,但还是要问问她的意见。

约法三章里说好了,她是主子,都听她的。

叹气摇头,整顿了下精神,蝶珊道:“不用,穿过密云峰就到帝国东南部,我们会被帝国军追杀,应该尽快跟到海边。”

“而且,都儿象这个人我略有耳闻,前几年才成为母皇心腹,但此人与朝中很多官员都有牵扯,立场摇摆不定。你也知道,有很多人不想我这个女人继承帝位,想杀了我,重立太子,朝中暗党虽然被母皇铲除了一部分,但并没有完全除根。”

“我想,母皇安排都儿象领军追杀我们,给我们安排这种身份,是想看看都儿象此人立场……”

眼见蝶珊如此疑心,江瑚不禁摇头,劝道:“你别多想,你母皇那么疼爱你,不会这么干的,把你推入火坑对谁都没有好处,你别瞎想。”

虽然这么说,但江瑚也认为蝶珊说的有道理,生在帝王家,身不由己,江瑚虽没有这种体验,但他却明白。

为救家人,他也身不由己!

“哼,你懂什么,朝中局势复杂,有时候连母皇都要小心推敲,走错一步万劫不复,人心叵测……”对朝政,蝶珊侃侃而谈。

可江瑚这个不着调的人,怎么会懂朝中那些事儿呢。

说着,蝶珊冷笑着道:“当初叫你别回帝都,你偏要回来,现在后悔了吧,这样烂遭的事,但凡是人,搅和进来都会后悔。”

听她说起朝政,居然成熟多了,还有当初的误会是那么好笑。

眼看她彩色眼瞳,清瘦许多的面孔惹人怜惜,淡淡的妆容,柔和很多的细柳眉弯,淡红色的唇,笑起来勾出诱人的弧度,几缕发丝飘落,好看,引人入怀。

江瑚笑道:“后悔也晚了,但你要是能给我点好处,我不仅不后悔,还很开心哩。”

被他一说,色色的目光一看,蝶珊手不由自主就放在了剑柄上。

“你个混蛋,终于本想暴露了吧!”喝厉,就知道这个人对自己色心难改。

蝶珊的防范意识,相当高!

“没有,我开玩笑的。”方才看她看得入迷,江瑚没忍住,话脱口而出,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蠢到家了。

不敢看她,江瑚知道自己忍不住喜欢她,此刻竟也害怕,自己会失心疯的强暴她。

这简直是个笑话,怎么会有这种心思呢?

瞬间沉默,耳边只有春风拂过。

只是,道旁景色再美,却也遮掩不了两人之间的矛盾。

突然,江瑚猛地站起身,环顾四野,脸色黑沉沉,一种危机预感再告诉他,有麻烦了。

“快走!”

虽然不知道麻烦因何而来,来找谁,但确实该走了。

挂上包袱,强背起蝶珊,飞跃而起,零碎东西已来不及收。

江瑚可没有任朗那种能反侦察感知的本事,他不知道是什么麻烦要来,只能凭心中预感指示,先跑再说。

“怎么了?”走的太急,蝶珊也意识到不对,可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都这么急。

江瑚思索着到底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麻烦很快就……”

“哈哈哈哈……”

震空大笑,笑声化作音波震荡,伴随着恐怖灵力激荡,震得两人瞬间从空中落地。

“来了,这好像是……”江瑚认得这个笑声:“老魔头,现在来找我干什么,没必要吧!”

一身精血都被取走,临分时老魔头更是警告,下次见到他,江瑚最好夹着尾巴滚。

可老魔头现在出现,是什么意思?

弄不死任朗,就找他徒弟出气么?

浑天无地瞬息飞至,一人黑衣黑袍,从混沌界中走出,看到江瑚,居然咬牙大骂:“混蛋小子,怪不得境界毫无寸进,原来是养了个小娘们儿,在这儿谈情说爱……”

这一年来,浑天无地并没有太过分窥视江瑚大道道法,只不过是想利用他修成武道,摆脱规则之力压制,然后去杀任朗。

可现在看见江瑚这么不着调,不去修炼,却在这里玩儿女人,浑天无地简直恨疯了!

听到这话,江瑚糊涂了:“这是哪出啊?”

而蝶珊则恨愤跳下江瑚背,“呛啷啷”一声剑出鞘,瞪一眼江瑚:“他是谁,竟敢辱骂本宫!”

虽然知道来人不善,非常强大,可蝶珊心中怒火不能不发。我堂堂帝国太子,让人骂成小娘们儿,这老头简直该死。

“呦呦呦……”直直盯着蝶珊,浑天无地奇怪笑道:“不简单,你莫非是个天生魔魂?”

“嘿嘿嘿,杀了倒是可惜了。”

这老头简直像个疯子,江瑚和蝶珊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但,反正没好!

“我的姐姐,别闹了,打不过快跑。”

下意识抓住蝶珊的手,推着她让她先跑,自己精血在老魔头手里,想跑怕是不容易。

“废物!”见江瑚这个怂样,蝶珊更火,骂道:“打不过,你以为就能跑的了么,你我联手,总该有一拼。”

蝶珊是不知道浑天无地的厉害,可江瑚知道,一旦动手,拼恐怕都没的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衍道境,你拼个屁,快跑。”江瑚正色怒吼,只想让蝶珊先走,毕竟老魔头肯定是来找他的。

一听这话,蝶珊顿时心惊,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浑天无地,不跑更待何时。

“跑,哈哈哈……”

“跑的了吗!”

收拾江瑚,可以说是手到擒来,眼看着蝶珊跑远,浑天无地还站在原地大笑,一点也不急。

“老魔头,别忘了你上次说的话,我灰溜溜滚蛋,你可别追我。”江瑚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他不想死。

浑天无地居然真的点点头,道:“那你还不快滚,用滚的滚!”

此刻,浑天无地连看都不看江瑚一眼,目光落在了蝶珊身上。

蝶珊身影已快要消失在树林中,她很明白,没了自己连累,姓江的跑起来更方便。

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个小衍道境跑出来杀他们,但此刻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跑,拼命跑!

“你是冲她来的!”老魔头并未掩饰,江瑚一眼看出来,反而不滚了,非挡下老魔头不可。

“哼,上天待老夫不薄,能遇见这么一个罕见的天魔,还是个女娃娃,不抓去尝尝鲜怎么行啊,哈哈哈……”

目光放冷,浑天无地对江瑚挥挥手,表示他可以滚了。

可是,江瑚沉气灌力,武道之力盘踞,调动肉身之力,心知今天是必死无疑了。

“浑天无地,我敬你是前辈,实力强横,只好虚与委蛇,不和你计较。”

“可她是我的人,你敢动她,别忘了我还活着呢。”江瑚这意思是打算拼命了。

“嘿,小王八蛋,老夫放你一马,你还得寸进尺,上次就该抽了你的元神。”面对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工具,浑天无地已无心跟江瑚多说。

混沌界鼓动,缓缓展开。

自知不能被混沌界笼罩,江瑚挥拳先击,凌傲威势暴涨,能被调动的力量全被江瑚调动,一招拳贯狮口,一往无前。

轰嗡!

可也就在这时,天降任朗,武夫衣袍在身,护腕皮腰带紧束,从来都挂着明朗开怀笑容的面色不变,小衍道境威压之强,阻拦下江瑚。

他还是从前的他,并没有让锦丽给泡软了!

“老魔头,好久不见。”似乎是见到了老朋友,任朗很轻巧的打招呼。

“听说你取走了我徒弟一身精血,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呀?若是没用,还是还给我这傻徒弟,要不然,今天我俩联手就收拾了你。”

多么自信的话,气势丝毫不变,让人难看出他是真有自信,还是假的。

“呃……”见到任朗,浑天无地发出了低沉嘶吼,上一次在任朗手上吃亏他还记得,之后仔细思考任朗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段,会不会是武道之力另一种妙用?

只是道法玄妙,若是不修,很难理解其中奥秘,苦思冥想浑天无地也不理解,只等着江瑚武道进境,坐享其成。

可哪知,江瑚不着调啊!

“傻徒弟,你看这是什么。”任朗伸手推向江瑚,一杆降魔杵和一本帛书落在江瑚手上。

不知道任朗什么意思:“现在把这东西给我,你是真想让老魔头弄死我呀,我精血还在他手里呢。”

不过,任朗下一句话,让人很震惊。

“为师已参悟其中奥妙,你若想修炼也不难,只要参悟清浊之道,将几身力量化归本源,便可炼成《浑天无地功》。”

说着,任朗两掌相抵,猛地一展,一小片混浊空间在掌间形成,与浑天无地混沌界一般无二。

只是,任朗这片混沌界力量明显不足,还不太稳定。

“你……”看到这里,气得浑天无地滋哇乱叫,自己独创的功法让任朗偷了还学了去,太气人,太悲催了。

一时间,浑天无地气得似要吐血,颤抖的手指着任朗,问道:“你想怎样,《浑天无地功》已被你学了,你老子我认了,姓任的王八羔子,你别以为这样就奈何不得你。”

“你等着吧,啊…你等着吧……”

霎时,浑天无地远去,现在居然这般忌惮任朗。

“呼……”大出一口气,任朗收了威势,擦了擦额头刚冒出来的虚汗。

“师傅,骗人呢吧?”这时,江瑚看出了端倪,任朗这般费力,他施展的混沌界肯定有问题。

“闭嘴,还不快去找你姐姐,一会再说。”

师徒两人向着蝶珊去的方向追,没一会儿就追上了。

此刻,蝶珊已经跑的大汗淋漓,知道跑的还不够远,小衍道境威能何等恐怖,所以她不敢停。

可下一刻,后方突然窜出两人,一个搂住了她的腰,飞升而起。

惊目看去,原来是江瑚,旁边还有父后任朗。

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到了落脚地,收敛气息藏起来,三人才聊起来。

“浑天无地功不是那么好炼的,除了要感悟清浊大道,还需将自身力量转化成混沌本源,这么干就等于是走了一条不归路,虽说这功法几乎没什么隐患漏洞,但能否修炼至大衍道境,可就不好说了。”

“方才我不过已存在大道破开空间,投影出的一片混沌界,唬唬老魔头,或许你可以用降魔杵跟老魔头换精血,自己掂量着办吧。”

任朗喝酒,对于打败浑天无地这事,他也不是没自信,可最后拼个两败俱伤,没必要。

其实浑天无地也是一个想法,都不想以重伤的代价杀死对方,得不偿失。

江瑚心里苦,说道:“他要杀的只是你,这次他又找来,是不是你把他引来的,害我遭殃。”

说起这件事,还都怪任朗,要不是他坑人,江瑚自己怎么能这么惨。

没让任朗说话,江瑚又道:“现在,老魔头大概是盯上了蝶珊,说她是什么天生魔魂,天魔。”

“这下可好,我的精血拿不回来,还把蝶珊也搭进去了,你说你是不是该负责到底。”

直指任朗,非得逼逼他,放点狠招治治老魔头。

此刻,蝶珊也明白了怎么回事,虽然心里不舒服,因为眼前这两个是干亲却不亲近的人,惹来这么一个强敌。

堪忧啊!

任朗也看看蝶珊,却看不出什么,被江瑚怒瞪着,无奈笑道:“你们走你们,这次说什么我也要整治整治老魔头,我会把他拦下来,再不济我写封书信把锦丽叫来,我们两个小衍联手,定能制住老魔头。”

“再说,东境不还有个安日王,现在都是一家人,庐恒坚总不能胳膊肘外拐,三位小衍联手,还弄不死一个老魔头了。”

话完,任朗猛灌酒,似乎不想再聊了。

对这个不靠谱的师傅,江瑚很想一头撞死,一头把任朗撞死。

这时,蝶珊开口问道:“你们说的浑天无地,他说我是什么天生魔魂,你们就看不出来我的问题?”

看看江瑚,目光落在任朗身上,对于今天这件事,蝶珊已经感知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任朗也想了想,才说道:“世界之大,什么特殊古怪的体质灵魂都有,但大多数都是有助于修炼某种大道。”

“你这丫头天生生了一双异色瞳,说不定是老魔头认错了,他那种疯子的话,你别在意。”

别人不在意不着急,但蝶珊可就不这么觉得了,毕竟事关几身安危啊!

“天魔,难不成是我的灵魂有异,容易走火入魔么?”蝶珊心里猜测,一层阴影顿时笼罩在了她的内心一角。

天色越晚,任朗喝醉了,就在桌子上睡了。

江瑚和蝶珊各自回房间,两人就住对门。

“珊姐?”刚走到房门口,江瑚叫了一声,道:“别再乱想,好好睡一觉,老魔头那种人,疯话连篇,必定是为了乱咱们的心境。”

“不过,为了防止老魔头今晚偷袭,你把这个系上。”

一根细细的红绳递给蝶珊,江瑚牵着另一头,激将道:“不想让我看着你睡觉,你最好还是拿着。”

“哼,色魔!”夺过红绳一端,狠骂一句,锁死房门。

绳子很长,江瑚牵着另一端也回了房间,躺在床上,用力拽绳子,另一边猛地一扥,她有回应,知道没有事,才放宽了心睡觉。

此刻已到了帝国东南地区,接下来蝶珊和江瑚还要演场大戏,遭受帝国军追杀,路程很急,再加上一个老魔头,可不能再像之前一样松懈。

毕竟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