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 紫蘇忽然出現


蘭秋菱在醫院呆了一個小時,剛好有人來找雲澈。

 

雲澈把這件事故定性為小偷進屋盜竊,然後刺傷他,那個小偷已被抓起來,等待審判。

 

畢竟不可能傳出去,堂堂一個市書記,被妻子用刀刺殺,那得多少輿論,多少幻想啊!

 

“阿澈,你先忙,不過也別太操勞,要以身體為重。”蘭秋菱便也先走開,到隔壁休息室。

 

她給丈夫趙志勳打了一個電話,把情況都告訴趙志勳。

 

“老公,你說我們怎麼就生了這樣一個女兒,我都把真相跟她說清楚了,她還是鑽牛角尖,幸好阿澈沒有責怪她,還緊張地問我有沒有責備她,甚至打她,你看這麼好的老公……我真的被氣死了。”

 

“好了,既然阿澈都這樣開口了,你就別再責備蕙兒,知道嗎。”

 

“我知道,我現在哪裡還敢責備她,尤其這個骨節上,還指望我們去調解她和阿澈的關係呢,我要是再把她惹惱了,她連我都不理了。”說到女兒的倔強,蘭秋菱又是一陣無奈和抓狂,“但我還是不知道阿澈內心具體怎麼想,雖然他口頭上說不會跟蕙兒計較,可他又忽然說起那些感性的話,老公,我真的擔心阿澈會不會有什麼想法,會不會因為這次的事,和蕙兒落下間隙……”

 

“我明天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好了,就過去一趟。”趙志勳道。

 

“你過來?可是你……”

 

“也是首長授意我過去的。”

 

“首長讓你過來,首長也都知道了嗎?那他知道是蕙兒刺傷阿澈的不?”

 

“知道,這件事不管對外面怎麼說,但對首長,必須如實相告。”

 

是啊,首長是什麼人,豈能欺騙,而且也瞞不住的。

 

不過,得知丈夫要過來,蘭秋菱倒是心定了許多,然後道,“逸軒也說明晚會過來,他向來和蕙兒感情好,希望他能勸得動蕙兒。”

 

“嗯,既然她暫時還不能解開心結,先這樣吧,也不用強迫她去看阿澈,回頭我會跟阿澈再通個電話。”

 

“好,你必須打給他,剛才他說不會計較,會原諒蕙兒,我既感到放鬆,同時又覺得愧疚,我們這是上輩子做了多少好事,才找到這麼好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