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哈密瓜 作品

第六十八章 救不了苍生

    周羽一路快马扬鞭,直至城内,随后来到药铺,抓了几味药让伙计帮忙煎好。这药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能够让那妇人能够多撑两天。周羽也不知道让一个已经活的这么痛苦的人多受两天的罪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人的生命是宝贵的,能够帮人延续生命,至少是从一个好的出发点来说的,他决定听从自己的本心。

    抓完了药,他就来到了永平县衙。在简单说明情况后,范青云就带他来到了大牢里,两个衣着破旧,不过二十来岁的壮年小伙被关在同一间牢房。他们不停地在踱步,神色异常焦虑,时不时还发出几声绝望的呼喊,恳求县令大人能够放他们出去。

    直至周羽到来,他们仿佛感受到了救星出现,一遍又一遍地喊叫着,似乎声音越大就会越显得他们值得怜悯一样。

    范青云让狱卒打开牢门,放这两兄弟出来,他们连连叩谢。

    周羽站在一旁说道:“我去了三里庙……”

    “你去了三里庙?!你把我娘和我妹子怎么了?!祸不及家人你不知道吗?”周羽还没有说完,其中一个男子就冲了上来,一把将他的衣领提起,凶神恶煞地说道。

    但很快他就被两名狱卒拉开,并被摁倒在地。范青云也高声斥责道:“程有虎,不得放肆!”

    “你个畜生!你不得好死……”程有虎的恶语还在继续。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周羽也发火了,来到这个世界,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大声说话。

    他这一吼,周围就安静了下来,正在叫骂的程有虎也瞪着眼睛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他的解释。

    “我去了三里庙,给你娘把了脉,她病得很重,再加上这天寒地冻,又没吃上几顿饱饭,如今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周羽面无表情地说道,或许是刚刚那人的举动让他心里有些不快。

    “你是郎中?”另一个男子走上前,握住周羽的手,几欲落泪地说道:“先生,我娘的病怎么样?能不能治?”

    周羽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也很想将你娘的病治好。但很遗憾,她的病实在太重,又几乎未曾进食,身子太过虚弱,恐怕时日无多了……我在济春堂抓了几副药,虽不能救下你娘的性命,但却能为她多争取些时间。药我已经请铺里的伙计煎好,你们回去时直接取了便是,钱我也已经付过了。”

    听了周羽的话,两人的脸上神情瞬间呆滞,仿佛灵魂被抽走了一般,不过换做谁也都一样,得知自己的母亲病重不治,内心的绝望是他人无法感同身受的。

    “先生……敢问我娘还有多少日子?”程有虎的兄弟问道。

    “如果像目前这样,少则一两天,多则三五天。如果服下我开的药,白天简单吃些东西,或许还有六七日的光景。”周羽如实说道,他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全部。

    男子听后,眼神黯淡无比,但还是对周羽下跪行礼道:“先生大恩,程有龙多谢了!”

    周羽示意狱卒放开程有虎,又把程有龙扶起来说道:“我医行浅薄,没法救回你娘。还有,今天上午你碰到的人是我的舅兄,他多有冒犯,请你见谅。另外,这些钱算是赔偿。我不是咒人,但你娘一走,寿材总还是要的吧?这里面有十两银子,把她老人家安葬后,就带着你妹妹走吧,找个好地方,做个买卖,养家糊口过日子。”周羽说着就递上一个钱袋。

    见此情形,程有虎为刚才自己的鲁莽行径后悔不已,连连给周羽磕头道歉。

    周羽又将他扶起,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了他们关于药的用量问题,就离开了大牢。临走前周羽再次望了一眼这两兄弟,而对方也正好望向他。那种眼神,直到很久以后周羽才彻底看懂。

    那是下层人民对于上层阶级的奢望,同时包含着庆幸和悲哀。庆幸在于周羽是一个好人,没有因为冯亮的事而为难他们,甚至为他们的母亲买了药,还给了他们一笔银子;悲哀的是年龄差距并不大的他们,身份地位上却隔着巨大的鸿沟。他们只是想要救救自己的娘亲,只不过想要生存下去,就已经是举步维艰。换句不好听的话说,他们的一切都可以算是周羽施舍的。

    毕竟,要是周羽没有大发善心,他们或许还要在大牢中待上一段日子。况且衙门怎么会为了区区数个灾民而去得罪纳税大户聚仙楼呢?但如果真是如此,他们病重的母亲,他们可怜的妹妹,恐怕就再也等不到他们回去了。

    周羽出门时火急火燎,回家时失魂落魄,连饭也不肯吃。将追风交给小童后,他回到屋中倒头就睡。他还想着有个小姑娘在等着他回去救她的娘,但此刻的周羽却希望能够逃避这个现实。他曾经听一位医学专业的朋友说过,这世界上大多数的病都是治不了的,因此每个学医的人都必须要有强大的心理,才能克服那一次又一次的绝望。

    又或许是他想起了某一部电影中的台词: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