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对着孔圣人画像说

    “我冤枉!”看见虽然年纪已经很大了,但仍旧健步如飞的唐大夫,朱标梗着脖子道。

    唐大夫给了这个被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一个“我听你狡辩”的眼神,放下药箱,为孔希友扎针:“你做得很好,看来已经很熟练。我希望你别这么熟练。”

    朱标气得要学小时候鼓腮帮子了:“我真的冤枉!”

    “嗯嗯嗯。”唐大夫敷衍道,“下次你再和人辩论,提前把我叫一旁侯着。”

    朱标垂头丧气:“哦。”抓狂!

    孔佑眼泪啪嗒啪嗒掉,仍旧六神无主,根本没听清朱标和唐大夫在说什么。

    直到孔希友转醒,他才恢复理智。

    “爹,爹你还好吗?爹你怎么了?”孔佑哭道。

    孔希友被委屈的朱标搀扶起身,声音沙哑道:“我没事。”

    朱标给孔希友喂水,孔希友把水喝下去之后才发现,自家儿子慌乱得现在还没站起来,居然是朱标在伺候他。

    孔希友忙道:“朱知省,我……”

    朱标立刻道:“出去不准说我差点把你骂死。我没有骂你!”

    孔希友:“啊?”

    唐大夫忍着笑道:“知省因为外界老传他骂……和文人辩论辩出人命,非常烦恼。”

    孔希友沉默。

    他以前不相信,现在信了。

    孔佑看着朱标,满脸惊恐。

    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人能三言两语骂死人的文人!

    朱标见孔希友醒来,没好气道:“你们南孔做的错事又不多,也不致命,就清理一些败类而已,你晕什么晕?有什么好晕的?没有衍圣公这个爵位的拖累,说不定你们发展还更好。难道你对你们孔家对子孙的教导不自信吗?”

    唐大夫干咳。

    燕乾叹气:“标儿,少说几句。”

    朱标更委屈了。

    于是,他今天准备了许久的话,都默默地咽了下去,只能过几日再和孔希友商量。

    还好孔希友刚到五十岁,身子骨比他之前骂死和差点骂死的人健康许多,虽然气急攻心晕了一瞬,睡一日就好了。

    孔希友被朱标吓得不轻,不敢拖延,能起身后立刻拜访朱标,希望朱标指条明路。

    朱标不敢再和孔希友辩论,直接说要求:“你们南孔站出来,先披露北孔劣迹,然后上奏请愿,取消衍圣公爵位和对孔家特殊待遇,说孔家圣学传家,从古至今一直凭借自己的本事出人头地,以后也是。”

    朱标看见孔希友苍白的脸色,继续道:“昨日我说了那么多孔家在历史中的杰出人物,你照搬一遍,还不足以用这些先贤来保证你们南孔在文人心中的地位?放心,文人们不会对你们赶尽杀绝。如果他们承认孔家彻底烂掉了,岂不是承认自己一直在膜拜的是……”

    见孔希友身体又在晃了,朱标乖乖闭嘴,没把话全说出来。

    他见孔希友神色稍稍平静后,才继续道:“不要让你们族中真正的孔氏后人,被腐朽的孔家拉入泥潭。你们不是在延续孔家,是在扼杀孔子后裔。孔子真正的后裔是圣学,而不是血脉。你们所作所为,让后人谁还敢相信四书五经的教诲?”

    孔希友又想晕了。

    朱标长叹一口气,道:“你会露出羞愧之色,是心中圣学的痕迹还未完全被世俗名利抹去吧。”

    身形佝偻的孔希友突然抬头,怔怔地看着朱标。

    朱标神色无奈,无奈中又带了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和宽容:“世人都说我骂死人。如果一个人心中无愧,怎么会被我的言语触动?我不喜骂死人的说法,是因为我知道,会因为我言语难受的人都是可以挽回的人。”

    “王亮已经在南京编纂《元史》,现在已经是大明著名大儒。我希望孔氏族人也能出现在大明各个需要他们的岗位上,入可辅君王,出可抚百姓,留在民间也能延续孔圣人有教无类教化之泽。”

    “你们读了这么多书,不该被约束在小小的孔庙附近,我看得出来,你儿子孔佑就是一个可塑之才。”

    朱标叹了口气,最后道:“你选择护住孔氏后人中的可塑之才,还是选择让孔家所有人站在大明对立面,蛰伏到未来一个尊孔的皇帝出现,再次把孔家人养起来……唉,自己决定吧。皇上马上要动手,你们时间不多了。”

    孔希友在朱标提起他的儿子的时候,神色终于从煞白变成了动摇。

    朱标在心里握拳。

    有戏!

    朱标再接再厉:“你一定很疑惑,为何陛下会让你们来我一个小小的北直隶这里。”

    在一旁背了个医药箱,假装自己和唐大夫一样也是个大夫的李善长在心里道,那自然是因为标儿你是太子。

    朱标起身,对着书房中刚挂上不久的孔子画像作揖:“因为,陛下被孔家的罪行激怒,本想砍了你们。但本官作为读书人,怎么能眼睁睁看孔家败落!”

    李善长:“……”作为前丞相,他心中震惊,面不改色。